位置:主页 > 社区 >
透视“美国病”之一:腐朽病,以钱买权“正当化”--国
发布日期:2021-05-30 20:54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社北京5月28日电(国际察看)透视“美国病”之一:腐败病,以钱买权“合法化”

  新华社记者

  据美国媒体报道,2020年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选举直接破费超过144亿美元,比2016年大选时高出一倍多。这次大选也成为美国史上最昂贵的政治选举。

  金钱主导素来都是美国政治的不变底色。用法律条文为权钱交易披上合法外衣,美国政治的系统性腐败已深刻骨髓。普通民众的诉求在富人利益眼前变得微不足道,由此造成无法治愈的社会顽疾。

  金钱的力量

  在美国,金钱始终是左右政治走向的强鼎力量。19世纪后期,美国履行“政治分肥”制度,选举中获胜的政党会用官职嘉奖“本人人”,包含党内骨干和供给经费的金主,从而导致腐朽横行。这一“传统”连续至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跟着民众传媒行业的发展,花钱竞选的渠道更加多样化,也令金钱在选举中的主要性进一步晋升。

  美国西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曼钦指出,越来越多议员把时光花在“搞钱”上,而疏忽了为选民利益奔忙。无休止的竞选筹款让选举变成了一场“金融交易”。

  固然自20世纪初以来美国政界曾屡次试图限度政治捐款,但美式民主制度的基本缺点使得金钱政治正当化的趋势无奈拦阻。时至本日,政客仍可应用“超级筹款人”轨制合法躲避政治捐款限额,联邦最高法院还多次通过判例为政治献金“松绑”,这都令金钱流入政治的闸门大开,富人的政治影响力一劳永逸。

  游说的神秘

  除了政治捐款,游说制度与“旋转门”的存在也是金钱政治合法化的重要表示。

  游说是美国政治的常态,并已成为一种制度性痼疾。以美国宪法第一修改案为根据,美国制订了将游说运动合法化的法律。从1938年的《本国代办人登记法》到1995年的《游说公然法》,再到1998年的《游说公开技巧法》,一系列法律条文让各种群体得以合法结成利益团体,花重金雇佣说客游说议员和官员,影响国会破法和政府决议。

  从前多少十年来,美国游说业浮现爆炸性增加态势。1971年,美国仅有175名注册说客,但到2009年,这一数字增添到13700名。据不完整统计,目前位于华盛顿的游说公司超过2000家。这些政治掮客成为联结金钱与权力的枢纽。

  往来于“旋转门”中的人则是游说力气中的特殊一支。在民主与共跟两党“轮流坐庄”的美国政坛,不少精英人士在政府机构与私营部分间轮流任职,“处江湖之远”时利用影响力为东家畅通政府关联,“居庙堂之高”时则利用职权照料老东家好处。

  以部门特朗普政府卸任官员为例,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卸任后从新成为国防承包商通用能源公司董事会成员,前总统国家保险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参加软视软件公司董事会,前能源部长佩里在离任几周后就重回老东家——一家名为“能源传输”的化石燃料公司。

  正如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所言,这些进出“旋转门”的“权利精英”把持着国度机器并领有各种特权。

  扭曲的社会

  美国非营利组织“21世纪民主”组织主席韦特海默指出,政治金钱已盘踞美公民主的“中枢位置”。

  在此影响下,美国一般大众的权力被剥夺,社会恶疾始终无法得到根治。

  只管美国常常夸耀一人一票的美式民主,但在奇妙包装的政治体制与选举制度下,低收入者的投票权受到严苛制约,拖欠律师费或法院罚款都会让他们损失投票资历。

  韦特海默曾直言,美国的腐败是政治进程自身的体系性腐烂,“当你经手数十亿美元,其中大局部用于购置影响力时,体系就受到损坏,且更难保护普通美国人的代表权”。

  枪支泛滥、枪支暴力是困扰美国社会多年的重大社会问题,而以美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利益集团通过赞助选举和游说政客胜利崩溃了控枪尽力。美国药品定价昂扬令民众叫苦不迭,而政府转变现状的努力却因制药企业和医师集团两大游说气力的抵制而难见功效。愈演愈烈的金钱政治使得美国政府成为富豪们的代言人,贫富分化问题很难解决。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学赖克日前出版新书《体制:它受谁操纵,咱们如何修复》。曾在三届美国政府中任职的赖克写道,恰是财产和权力在狐群狗党培植寡头政治,破坏了美国的民主。

(责编:张信凤、杨牧)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